N奥雅观点ews

李宝章:景观美学的人本选择2018-11-09

2016年3月24日,奥雅设计创始人、董事兼首席设计师李宝章先生应阳光城集团(上海阳光城 · 滨江悦)之邀,从自然之美、以人为本的设计出发,畅谈了对于景观美学的理解,以及如何通过景观营造更好的生活体验,以下为访谈实录。

 

1、什么是自然之美?

这需要回到什么是自然,才能说什么是自然之美,什么是真实?在中国,要把这个问题回答得全面一点,就要回到老子的道法自然。

道法自然的“自然”起码有三层意思:一个是纯自然,我们和纯自然是有互动的,通常是一些理想、神秘、可望而不可游的地方;一个是我们可以利用的自然,比如农业景观,森林原野,我们是可以进入的,但可游而不可居。

另外一个呢,是我们可居且可游的自然,所以当我们说自然的时候,是一个很宽泛的话题,当然,自然和人是人类生存两大主题,郭熙在《林泉高致》中亦说:可行可望,不如可居可游。所以我们一般提及的是可居可游的这个自然。

林泉高致

我们之所以觉得自然美,是因为它是全面的,不是说我们看了喜欢就行,我们看了住不下去也不行。道法自然的美,进入到最高的境界,也应如是。

 

2、什么叫以人为本的设计?

世界就是自然和人组成,除了人之外,自然是我们外在所有的东西,而我们对自然有我们自己的看法,即我们说“应该是”的样子。所以我们就进入到第二个问题,这个问题实际上是人本。是我们认为应该是的样子是什么。

人本呢,其实是无法言说的。若一定要解释,人本即是人性之本,既然是人性之本,按我们所有人的理解,就是自己。自我本身在人性里面,非常重要,它是承载一切的“1”;而对于家庭、社区、文化的认知,甚至精神的升华......则是后面的“0”,让我们的人性得以丰满(100000...)。

以个体的人为本是无解的,至少我们要把人还原到一个家庭,社群中,这是人能够理解“我是谁”的唯一参照。所以当我们考虑如何打造人本的景观时,不但是从个体的人开始,更是一个社区的人、文化的人,家庭的人。从这点切入,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3、关于景观美学的理解

一阴一阳谓之道,当我们说景观美学的时候,就离不开建筑美学。建筑美学最主要讲的是制作和秩序、情感对秩序的输入、以及文化的表达。实际上是人为,因为建筑是人为的。

相较而言,景观就是自然,所以景观美学和建筑美学是相对的。建筑如果是儒家的话,景观就是道家的。如果说建筑更偏向于秩序、利益、便捷、功能、文化表达(当然近年来也有建筑走在自然这一面的),那景观一定是关于我们回归、关于忘掉自己是谁,关于“江上之清风,山间之明月,身边之溪流“。

当我们进入建筑的时候,由社会与自然两部分组成的人本中的社会那一部分被建筑激发,我们会找到秩序,这是人本的一部分;当我们回到自然,景观就代表了放松和平等。所以你可以看到中国最伟大的文人名著,从《醉翁亭记》到《兰亭序》《前赤壁赋》;你会看到诸如苏东坡这样的太守跟一大帮朋友到自然中平等而欢乐地享受生活的一个场景。

临水祓禊及水滨宴会:流觞曲水

所以当我们说景观社区的时候,必须把建筑和景观放在一块看。景观要讲自然的故事。要让人回归到他应该是的样子。

 

4、景观,如何营造好的生活体验?

所以我们刚才是以我们对景观、建筑,对世界、自然的理解,分块切入这个话题的。我们说:原来好的生活是真的,原来好的生活是善的,原来好的生活是符合我们看到的美的。但只有学者和我们去看的时候才会这么看,真正我们把生活还原到生活的时候,那应该怎么办?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在说,我们生活最基本的,叫体面。当然,我们希望从体面为基础,升华到精彩。

所以当我们还原景观的生活,必须景观、建筑、规划一起,还原一个社区的生活。社区的生活,更是一个部落的和家庭的生活,社区的空间就是我们生活的容器。在景观里主要是自然的元素和自然的故事,因为一旦打开家门就是秩序了。

上海古北黄金城道

进到建筑就是入世,出到景观就是出世,对人来说入世和出世是同样重要的。所以在景观的里面,我们肯定需要有功能,尤其是老年人和小孩活动的地方(一般年轻人,大多只有周末在家)。社区景观,首先是老年人和小孩的家园。我们可能因为不够老,或者长大了忘记了小时候的体验,而体会不到老年人和小孩对于社区的需求。

事实上,我们回到最本源的社区功能,就是照顾好老人和小孩,给他们一个可以生活下去的空间。作为在工作的成年人,我们可以去非常多地方,但是你的父母和小孩可以活动的空间基本就已在此了。

合肥万科城市之光·周湾公园 | 奥雅精品

这样说来,社区的功能包括他们在哪里玩儿,但是更重要的是,他们怎么相遇。因为人自己活着是无解的,如果人自己活着有解的话,我们就像熊猫似的,都自己在树林里啃竹子。但是人不同,人是一个社会的人,我们必须在不同的空间里相遇,然后体会到我们是谁,在这个空间里不光有活动,而且在活动里有交融。

社会学上说,一个小孩必须有12个小孩和他一起玩,才会成长为一个正常的孩子,一个大人必须要有起码六十个人的交流,才是人。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温哥华住着,最后我还是回来了,因为找不到六十个、有意义交融的人。我们的富二代可以住在非常好的别墅、豪宅和社区里,但是他不是一个正常的孩子,因为他没有12个孩子跟他一块玩。所以我们的社区要打造一个这样的内容,让人能够还原到最基础的需要。

社区游乐场聚集了玩耍的儿童

我们认为人的需要是看看东西就可以了?完全不是,人的社会属性是非常强的。看看各个公司的办公室,你能非常真切的体会到公司的老板对于这个空间性质的影响,同理,居住在社区中的居民可以还原一个具有他们强烈气质的社区。我们经常说的“人杰地灵“就是这么一回事。我之前说的“体面”,包括功能的体面和社会交往的体面。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完全可以做到“精彩”,比如说做工的精美,空间的整体感知效果和空间的不同可能性,比如大草坪、小草坪、花园,更宁静的花园,儿童活动区和四季的风景。通过对于细节的控制,使我们从普通到精彩,From Mundane to Sublime。从平常升华,再将精神升华,这非常重要。

我觉得当我们做设计的时候,对我们的本质应该有更多的理解。景观(Landscape)是一个不太准确的翻译词,仅仅是“景”与“观”无法表述完这个词语的完整内涵,当然我们没有办法更准确的翻译这个词。实际上景观是空间,是生活本身的载体,让我们这里能够生长出完整的人。也让我们能够得到一种生活的延续和精神的升华。

 

5、用文化景观塑造的人居

我们把来住我们社区的这帮人,我们的居民,当成一个完美的社会部落。进而还原到一个完美的生活。完美的生活,就是一个部落定居下来以后,完全舒适,符合人本,符合人和自然交往的一个生活。第一件事——人类都是这样的,一个部落,就是一府一园这样一个大的构架——我们的房子是府,景观就是园。在园里面入口是非常重要的。所谓的“部落”在于能够区分哪里是外,哪里是内。这体现出文化的本质,如果我们内和外都分不清,我们还怎么分清别人和自己。内和外之分,是我们自己和别人之分,这是人性非常重要的本质。

进入到园子中,在景观里又成这几大部分:

我们需要精神的空间。在城市和社区中,这就是教堂、庙宇,这个精神的空间在村落里,就是宗祠,在现代的居住场景中,这就是会所。不要理解成我们只在会所喝喝茶,它实际上是一个精神的存在。会所外面的社区草坪,会成为一个大家聚集的地方。会所、旁边草坪和人一起,成为了一个社区的精神中心。而这个精神中心的承载,注定是一个“空”的场域,而不是一个“实”的构筑或者雕塑。只有这样,作为容器的景观,才能提供更多的社区价值。

村落中的宗祠

我们也需要一个完全家庭生活的地方。所以我们会有第二个草坪。家庭的空地一般会和儿童老人在一起。这个是他们可以在这里待一天的地方,如果我们的建筑和景观有这么不同的体验,在家待一天也不觉腻烦。我们要体会老人或者小孩感受,不要让在家待一天变成一件多么的困难的事情。我们所有的社区景观是一个城市山林,但这个山林并不是一个纯自然的山林。

除了这两个大草坪之外,社区的入口、会所前的主草坪,中间的生活和家庭的草坪,以及儿童和老人的活动区,漫步道等等这些组织起来的景观,和我们的建筑形成了自我完善的系统(Self Sustain),这个可居的私园又与外部仅一步之遥的公园形成了“一阴一阳”的关系。这种得天独厚的优势成就了社区营造的最高境界。这种自我完善的系统有赖于社区的规模,也得益于在景观营造中对于“公共性”的深刻认识,我们在社区的公共空间中找到周围没有的,但是我们人性中需要的东西。我们的生活进而完美自足。自足才能自在,自在才能待下去。奥雅设计也是一直都在坚持这么做。

每个时代有不同的精神,我们希望我们的衣服、语言、景观和建筑都能表达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我们之所以选择在上海居住,是因为我们认可上海此时此地的文化。我们必须给此地一个非常鲜明的当下的语言,讲述我们喜欢这个地方的故事,这个语言也是故事的一部分,故事并没有变,是符合当下的,是适合我们这些住在这个地方的人的——简洁、明快的当代上海。

晨光中的上海外滩

如今,我们中国整体上有文化乃至地域文化的回归倾向。我们应该把居住在这个社区的这么一群人,不仅当作顾客、消费者和住户,也应该将他们视为一群拥有相似生活方式的人。通过我们的营造,使他们回归到这个自给自足的完美社区,让他自然的觉得自己是社区的一部分,像一个部落似的。使他们完全生活在一个自足、人本的美好世界。

上海阳光城 · 滨江悦总平面图

如果我们仔细分析其中的话,这个社区包含了各个层次需求:既满足了基本的功能,又满足了精神的憧憬;既满足了作为成年人在其中的生活,又提供了小孩可以爬高上低打架的地方;既提供了老头可以孤静的待着的空间,又创造了大妈可以聊天的环境。更加重要的是,我们满足了其中的公共性。

上海是对居住环境要求非常高的地方,这是一个江南地区的审美,精致、情调还有摩登。上海人也是中国最现代的一群人,我们之所以到上海来,就是要来寻找这样的生活。奥雅设计希望和我们的甲方,和各位一起找到这个理想中的桃花源。

前一篇:第一页
后一篇:最后一页